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學術成果
學術成果

【儲著武】新中國“哲學社會科學”概念何時形成

作  者
儲著武
發表/出版時間
2019年10月08日
學科分類
理論與方法研究
成果類型
論文
發表/出版情況
中國社會科學網
PDF全文

  在現實生活中,人們經常會見到“哲學社會科學”一詞。但是,人們對于這個概念是什么時候出現的則不甚明了。在紀念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重要時刻,考察新中國“哲學社會科學”概念形成問題,對于深刻認識新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繁榮發展的實踐由來,具有十分明確的現實價值意義。

  

  20世紀以來,中國傳統四部之學走向終結,新式教育興起,由此奠定近現代中國學術分科發展的基礎。“五四”時期,唯科學主義思潮甚囂塵上。在科學觀念日益深入的情況下,人們認識到,科學方法可以用來解決社會與人生問題。1920年4月,陳獨秀指出:“社會科學是拿研究自然科學的方法,用在一切社會人事的學問上,像社會學、倫理學、歷史學、法律學、經濟學等,凡用自然科學方法來研究、說明的都算是科學”。在這里,陳獨秀強調用科學方法來研究“一切社會人事的學問”,并將社會學、倫理學、歷史學、法律學、經濟學等納入社會科學范疇。1920年12月1日,張君勱表示:“凡哲學、社會科學、自然科學應訪求其主持新說之巨子而羅致之于東方,則一切陳言可以摧陷廓清”。張君勱將哲學、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并列,認為這三者是處于同等重要的地位。經過深入討論與吸收借鑒國外關于科學分類的思想,我國學界對于科學的分類,主要有以下幾種:第一種是將科學分為自然科學、社會科學以及人文科學三種,哲學屬于人文科學;第二種是將科學分為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將哲學、歷史學等都劃歸到社會科學之中;第三種是將哲學獨立出來與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并列。這三種分類在時人思想與觀念里都有表現。1928年,國民政府成立中央研究院,進一步強化了自然科學、社會科學與人文科學的分類。

  1921年以來,中國共產黨又是怎樣認識哲學和社會科學的呢?概括地講,在很長一段時間里,中國共產黨的認識與上述認識是一致的。1940年1月,毛澤東、張聞天在陜甘寧邊區文化協會上都提到社會科學。毛澤東指出:“這支生力軍……在社會科學領域中,不論在哲學方面,在經濟學方面,在政治學方面,在軍事學方面,在歷史學方面,在文學方面,在藝術方面(又不論是戲劇,是電影,是音樂,是雕刻,是繪畫),都有了極大發展。”張聞天指出:“中華民族的新文化……要吸收外國文化的一切優良成果,不論是自然科學的、社會科學的、哲學的、文藝的。”在這里,毛澤東將哲學納入到社會科學之中;張聞天則將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哲學、文藝并列起來。可以看出,毛澤東、張聞天對于“哲學”和“社會科學”的認識與當時思想界的認識是一致的。

  隨著革命深入發展,中國共產黨人在論述社會科學時不再限于上述兩種認識。1942年,毛澤東指出:“自從有階級的社會存在以來,世界上的知識只有兩門,一門叫做生產斗爭知識,一門叫做階級斗爭知識。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就是這兩門知識的結晶,哲學則是關于自然知識和社會知識的概括和總結。”(1) 此時,毛澤東將哲學、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并列起來,認為哲學是對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概括與總結,是更高層次東西。1948年,“五一”口號發出以后,召開新政協以及創建新中國的任務提上日程。這時,中國共產黨對于“哲學”和“社會科學”的認識主要基于兩點:一是從科學整體觀強調科學包括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兩個方面,提出要新中國要構建統一的科學領導體制;二是在處理好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關系基礎上將哲學納入社會科學之中。比如:1949年5月5日,周恩來在紀念五四運動三十周年座談會上指出:“科學,包括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兩方面”(2)。 1949年7月14日至17日,中華全國社會科學工作者代表會議籌備會召開。這次會議包括哲學、史學、經濟、政治、法學等五大學科的代表。在籌備會召開前后,中國社會科學五大學科(哲學、史學、經濟、法學、政治)分別成立各自團體。新政協會議召開之際,社會科學主要包括哲學、史學、經濟、政治、法學五大學科。1949年9月,中共中央委托陸定一等人起草了一份《建立人民科學院草案》,明確要建立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相統一的領導體制,強調要建立社會科學方面的研究機構。(3) 1949年9月29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通過的《中國人民政協協商會議共同綱領》指出:“提倡用科學的歷史觀點,研究和解釋歷史、經濟、政治、文化及國際事務。獎勵優秀的社會科學著作。”這里,《共同綱領》強調的是社會科學概念,沒有提及哲學。

  概言之,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前,人們對于“哲學”和“社會科學”主要有兩種認識:一種是將哲學納入社會科學的范疇,認為哲學是社會科學的一個學科;還有一種認為哲學與社會科學并不一樣,二者處于并列地位。中國共產黨一度突破以上兩種界限的劃分,從科學整體觀的角度將科學分為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兩個部分,并強調哲學是統籌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的,是根本性的東西。新政協會議期間,中國共產黨吸收科學界的意見建議,建立起統一的科學領導體制,將哲學納入到社會科學之中。從這個意義上說,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作為整體的“哲學社會科學”概念并沒有出現。但是,據此就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哲學社會科學”的術語還沒有出現的話,則這個結論又有一些偏頗。《大公報》(香港版)上曾經登載過兩則消息:其一是1939年9月26日的“歡迎讀者參加新哲學社會科學談話會”,其二是1939年10月7日的“關于新哲學社會科學談話會的事”,都說到要成立新哲學社會科學談話會的設想。這里已經將“哲學社會科學”連用,至于其他地方是否還出現過“哲學社會科學”連用的情況,還需作進一步考證。通過具體語境分析,這里提到的“哲學社會科學”依然是并列關系,不是后來那樣意義完整的“哲學社會科學”概念。

  二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自此之后,中國哲學社會科學開啟新的篇章。1949年11月1日,中國科學院正式成立。中國科學院在接收原北平研究院和中央研究院所屬研究機構的基礎上組建第一批研究所,其中包括4個社會科學方面研究所,分別是:近代史研究所、考古研究所、語言研究所、社會研究所。與此同時,中國社會科學五個研究會籌備會也開展過一些活動,并組成聯合辦事機構——中國社會科學各研究會聯合辦事處。

  從1953年起,我國進入大規模經濟建設時期。為了向蘇聯學習先進經驗,1953年2月—5月,中國科學院派出由19個學科26位科學家組成的代表團前往蘇聯訪問。代表團歸國后,中國科學院黨組在深入總結蘇聯科學工作經驗的基礎上,于1953年11月19日向中共中央呈交了《關于目前科學院工作的基本情況和今后工作任務給中央的報告》。在這份報告中,中國科學院黨組針對社會科學的問題提出要“設法加強社會科學方面的力量”,并建議成立社會科學部等四個學部。1954年1月28日,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在政務院召開第二百零四次政務會議,作《關于中國科學院的基本情況和今后工作任務的報告》,其中也指出要成立社會科學部等四個學部。更為重要的是,這次會議批準了郭沫若的報告。1954年3月8日,中共中央針對中國科學院黨組的報告作出重要批示,同意成立社會科學等四個學部,并表示“應保證相當數量的優秀學生去學習基礎科學和社會科學”。直至此時,中共中央、國務院以及中國科學院在重要文件中使用的還是“社會科學”的概念,并未提出“哲學社會科學”的概念。隨后,中國科學院根據中共中央批示著手成立四個學部,并成立社會科學部等四個學部籌委會。在中國科學院討論籌建四個學部過程中,一開始使用的也是“社會科學部”的概念。此時,擬成立中國科學院社會科學部包括了經濟研究所、考古研究所、語言研究所、歷史研究所第一所、歷史研究所第二所、歷史研究所第三所以及一個哲學研究所籌備處。

  總體而言,從新中國成立至1954年3月8日中共中央重要批示之前,我國普遍使用的是“社會科學”的概念,同時將哲學納入到社會科學之中。

  三

  1955年6月1日至10日,中國科學院舉行學部成立大會。會議期間,“哲學社會科學部”被廣泛提及。與之相應的是,“哲學社會科學”的概念也正式提出。6月1日,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在學部大會致開幕詞,開頭即說:“從今天起,中國科學院的四個學部——物理學數學化學部、生物學地學部、技術科學部、哲學社會科學部便正式成立了。”(4) 6月2日,郭沫若在學部成立大會上作報告,再次強調成立哲學社會科學部等四個學部的背景及要求等。同日,哲學社會科學部副主任潘梓年代表哲學社會科學部作報告指出:“哲學社會科學部是領導科學院哲學和社會科學各研究所工作的機構,它應當推動全國各方面的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工作,起組織和指導的作用。”(5) 同時,潘梓年還提出要有計劃地進行哲學和社會科學研究工作以及組織和擴大全國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隊伍等工作。很顯然,在潘梓年的報告中,不僅使用了哲學社會科學部的概念,還使用了哲學社會科學的概念。這二者不同在于前者是指哲學和社會科學的學術領導機構,而后者則是哲學以及社會科學學科集群的概念。

  學部大會結束后,“哲學社會科學”一詞得到了廣泛使用。1956年1月21日,中國科學院四個學部在中南海懷仁堂舉行報告會。其中,潘梓年代表哲學社會科學部作報告,介紹了我國哲學社會科學方面的情況,并表示關于知識分子問題會議召開之后“我國的科學研究,包括哲學社會科學研究,無疑將從此開始一個新的歷史時期”。(6) 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陳云、彭真等到會,聽取報告,毛澤東甚至還提出“今后每月可組織兩次這樣的科學報告,對大家有好處”。(7) 1956年2月24日,中共中央發出《關于知識分子問題的指示》,其中提到“必須大力培養在社會科學各部門和哲學各部門的專家”。(8) 1956年5月26日,中宣部部長陸定一在中南海懷仁堂作《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報告,強調“哲學和社會科學是極重要的科學部門,所以一定要把工作做好。”(9) 雖然在中共中央文件以及官方講話中沒有正式使用“哲學社會科學”的概念,很顯然“哲學和社會科學”并用的情況已經很普遍。1956年6月,由中宣部領導,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負責制定的《1956—1967 哲學社會科學規劃草案(初稿)》完成。這份規劃是新中國成立以后制定的哲學社會科學方面的第一份發展規劃,在新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發展史具有開創性的意義。(10)

  以1955年6月中國科學院學部制的正式創建為標志,“哲學社會科學”概念在中國學界正式形成,且一直延用至今天。可是,問題在于這個概念究竟是由誰最先提出來。目前,有一種較為流行的說法,認為“哲學社會科學”的概念來自于蘇聯。(11)不可否認,中國科學院建立學部制,與借鑒蘇聯科學院的學部制有著密切的聯系。但是,如果要說到社會科學部以及哲學社會科學的概念也來自蘇聯則不盡然。蘇聯科學院曾經成立過社會科學部,但并未成立過哲學社會科學部。到中國科學院籌備成立學部時,蘇聯科學院社會科學部還分為歷史學哲學部、經濟學法律學部、文學語言學部。同時,蘇聯在提到哲學、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時將三者并列起來,既強調馬克思主義哲學對于社會科學的指導性意義,又強調馬克思主義哲學對于自然科學的指導意義,并未提出過“哲學社會科學”的概念。這種認識對于中國共產黨產生過影響是毫無疑問的,上述提到的毛澤東在1940年就有這樣的提法,但如果據此就認為這個概念來自蘇聯,則有點過于武斷。

  關于中國科學院成立學部的情況,歷史學家劉大年先生回憶說: 學部已經確定,但究竟應設立幾個學部最為合適?那時蘇聯有8個學部,我們不應照搬。中國科學院是一個包括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各個門類的機構,根據我國的具體情況,當時決定設置4個學部,即數理化學部、生物地學部、技術科學部和社會科學部。這種設置主要是根據這樣兩種因素劃分的:一、學科門類是否接近;二、研究人員及機構等方面的實際狀況,這種考慮使各學部在人員和機構等方面力量相當,不至于太多或太少。(12) 這就說明,中國科學院在考慮成立學部時究竟叫什么、設立幾個學部等都要根據中國的實際情況而定,而不是照搬蘇聯經驗。據此,1955年6月之前,中國科學院針對社會科學的學部命名問題一定有過討論,最后達成意見是使用“哲學社會科學部”。

  簡言之,“哲學社會科學”的概念是中宣部與中國科學院共同討論的結果,是集體智慧的結晶。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當代中國研究所)

  注釋:

    1. 毛澤東:《整頓黨的作風》,《毛澤東選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815-816頁。

    2. 周恩來:《科學要為人民服務》,《周恩來文選》,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版,第481頁。

    3. 《建立人民科學院草案》,《中國科技史料》2000年第4期。

    4. 中國科學院學術秘書處編:《中國科學院年報(1955年)》,1956年,第1頁。

    5. 中國科學院學術秘書處編:《中國科學院年報(1955年)》,1956年,第41頁

    6. 上海市檔案館,檔號:A23-2-75-57。

    7. 《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2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516頁。

    8. 《建國以來重要文獻選編》第8冊,中央文獻出版社1994年版,第142頁。

    9. 《建國以來重要文獻選編》第8冊,中央文獻出版社1994年版,第316頁。

    10. 儲著武:《1956—1967年哲學社會科學規劃工作的歷史考察》,《當代中國史研究》2019年第1期。

    11. 宣炳善:《“哲學社會科學”概念的中國語境》,《粵海風》2007年第5期。

    12. 劉大年:《學部的籌建及其歷史作用》,《院史資料與研究》1991年第6期。

澳门盘足球